123.jpg  

請談一下這部片創作的緣起

我創作的靈感來自於2001年在土耳其發生的真實事件。在一個傳統的小村莊,自古以來,女性每天必須到山上水源處取水,沈重的水擔讓她們肩膀上都是淤青。在發生一連串的意外傷害後,村裡的女性決定要主導自己的命運,發動床笫抗爭,不與丈夫有親密接觸直到男性願意解決村內的供水問題。男人一開始不把這些女性當一回事,然後事情發生了極大的轉折女性開始拿起槍桿。最後是因為政府插手才落幕。這起事件讓我想起了古希臘作家亞理司多芬尼(Aristophanes)的劇作《利西翠妲》(Lysistrata),故事同樣鼓吹女性發動性罷工,以此作為終結戰爭的手段。時至今日,我覺得仍可以透過這主題探討許多當代議題。

 

拍攝這種題材的影片,你內心曾有疑慮嗎?

因為我是法國籍猶太人,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覺得自己不夠格去陳述一個自己所知甚少的文化,尤其我又覺得這樣的議題應該從核心來探討。但我從一開始就認為這故事若是發生在回教國家將會更有衝擊力,因為這會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可蘭經和伊斯蘭教。大多數人對它們的瞭解不深,所以總是對它們投射一些陳腔濫調和幻想。所以我原本想找有阿拉伯血統的女導演,我覺得她們的觀點會更精準。可是卻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我的製作人夥伴就建議我自己執導。我立刻開出兩個條件首先,我必須先有一段時間做功課;然後我要去親自去那些村莊,跟那邊的女性居民碰面。為了決定所有的小細節和觀點,我需要花時間熟悉那文化。另外,我也決定這部片一定要以阿拉伯語拍攝,不僅是為了追求真實感和音韻,更是為了不要讓角色們說殖民者的語言。我也努力地吸收他們的文化觀點,希望為他們發聲。

IMG_4110V2.jpg  

 

做了哪些功課呢?

我的共同編劇阿藍米切布朗克開始大量閱讀阿拉伯女性作家的著作、社會學相關書籍,和研究伊斯蘭教的論文。同時也訪問研究阿拉伯世界的專家。之後,我們造訪跟劇本描述相似的村莊,與當地的女性居民對談。她們聊了很多奇聞軼事,其中有一些被寫進劇本裡,我們甚至和好幾位都變成好朋友。那一趟造訪收穫非常豐富,我們得以瞭解她們的內心,並將原本的西方價值觀先拋在腦後。這大概是我作品中最珍貴的部分,例如透過我們的研究,我們發現就算是住在極偏僻村落的女性,也都有方法接觸到最新的科技。換句話說,她們有管道得知其他生活方式,同時不摒棄她們傳統的生活型態。電影裡也呈現了這樣的文化交錯。由於《珍愛泉源》的形式是沒有特定地點的現代東方寓言,我們拚命收集各個回教國家的資料,歸納出共同點,尤其是女性與男性、子女、父母、婆家、愛情、工作、慶典和音樂等的關係。

 

角色是如何成形的呢?

片中好幾位女性角色的靈感都來自我之前居住村莊的村民。在我住的那間房子裡,有一對很像蕾拉和山米的夫妻。他是個導遊,因為自由戀愛娶了一個非本村的姑娘。她和蕾拉一樣,常常被叫做「外來人」。他的思想開明,不想遵從傳統靠媒妁之言促成的婚姻。

 

蕾拉是因為她的外來者身份才能輕易地發動抗爭嗎?

她有很長一段時間過著類似被放逐的生活,所以學會如何調解兩種不同的文化她的娘家屬於南方沙漠文化,而她的夫家是屬於山區文化她的想法也因此比其他人來得開放。想法開放的另一個原因是她飽受攻擊,艱難的處境會讓她有一股想奮力一搏的衝勁,所以她會領導女性抗爭是很合理的。另一部份也是因為她有丈夫的愛支持著她

 

大砲嬸(Mother Rifle)是個狠角色

她也是我們在現實生活中遇見的人。我們觀察到村莊內的年長女性通常都非常強勢,有些甚至惡名昭彰,因為她們一旦守寡,家中就再也沒有人可以對她們頤指氣使,她們變成家中的老大。現實生活中的大砲嬸常常參與村內重要會議,她會運用歌曲暗暗譴責男性的缺失。她就像是和平正義的化身,大家都知道她會修理那些出軌或是會家暴的人夫。在撰寫劇本時,我們認為蕾拉無法憑一己之力完成抗爭,她需要有人支援她,所以我們就把大砲嬸寫了進來。

 

蕾拉身邊的其他女性角色又是如何產生的呢?

在現實的抗爭中,她們是最激進的成員,彼此又是好姊妹。跟她們相處後,我發現她們都很幽默,而且超愛開黃腔,但都是用很婉轉的暗喻字句。這些熱情的女性同胞需要強烈的感情,所以她們非常愛看墨西哥或埃及的芭樂肥皂劇,還會背誦劇中的台詞,例如艾絲梅拉妲常掛在嘴邊的“Te quiero”(西班牙語的我喜歡你)。

 

片中其實沒有一個男性角色是徹底該被指責的

是的,因為他們某程度也是受害者。我和另一個編劇阿藍米切都不喜歡寫完全正面或完全負面的角色。每個角色的行為都其來有自;換句話說,他們都認為自己有正當的理由。就連山米的哥哥也不只是一個大老粗而已,我們在片中可以看見他的生活中沒什麼情感的滋潤,也難怪他會這麼麻木不仁。大砲嬸的兒子也是,他變成回教基本教義份子是因為他經濟狀況不佳,無法寄錢回家奉養母親,導致自尊心嚴重受損。

 

 

就本質而言,這部片是對愛情的讚頌。

我拍不出來反愛情的作品。雖然現實生活充滿了悲劇和暴力,探討重要議題時,我還是傾向把焦點放在生活中的美好事物上。所以這部片是在讚頌,讚頌女性的美麗、愛情的美麗,一份就算冒著破壞關係的風險,也要自由表達的愛。在她們所處的環境,都要等愛情陷入了危機,才能看清誰是真正有胸襟的人。這部片是一群女人對她們的男人吶喊「愛我們並用心看我們。」因為愛都是由觀看開始的。

 

 IMG_0558.jpg  


水是愛的隱喻

一些傳統的阿拉伯歌謠會直言男性必須滋潤女性,就像灌溉花朵或豐沃的土壤。這些女性也會提醒男人不要忘了滋潤她們。換句話說,她們希望男人不要忽略她們。只要男人不把水帶進村莊,他們就無法滋潤女性。所以片中村裡的乾旱是象徵那些女性乾涸的心。

 

這部片也觸及了女性身體的自主權。

這是核心議題,尤其在農村地區。很多女性由於從小接受的傳統教育,認為自己只是生孩子的機器。有些人還會直言不諱地把自己比喻成乳牛。我遇到好幾個已經懷孕過15-20次的女性。現在年輕一代的女性會採取避孕措施,好維護身體自主權和控制出生率。這些女性出身於重視感官的阿拉伯文化,例如舉世聞名的音樂、舞蹈、重口味料理,但她們可能終其一生都沒體驗過身體的歡愉。這也是我為何會用《一千零一夜》來提醒觀眾,東方文化非常重視感官體驗,與今日時常把伊斯蘭教和伊斯蘭基本教義份子混為一談的陳腐論調是大相逕庭的。

 

就解放而言,文化和教育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在摩洛哥、突尼西亞、利比亞等國家越來越多女性在學習閱讀和書寫。但本片還是觸及了一個禁忌問題女性是否有權閱讀可蘭經,並對經文表達意見,因為經文本來就是設計來詮釋的。可蘭經明文寫出「透過知識提升自己是人類的職責」,這裡的人類當然包括了女性。所以在片中,蕾拉提出了這個疑問。是誰不讓女性透過學習提升自己?這場解放女性的抗爭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

 

片中使用的語言有很強的音樂性

我一直很喜歡阿拉伯語,總是帶著濃濃的情慾感。這部片使用的語言是大理亞語(Darija),一種音韻性的摩洛哥方言。傳統的東方文化喜歡委婉。不能羞辱人,也不能硬逼別人認輸。所以很多交涉都是透過歌曲、詩詞和舞蹈進行的。因此我想透過片中女性的歌舞傳達重要的訊息。就算那些訊息使用的文字很尖酸諷刺,歌舞看起來依然歡樂、充滿活力。我沒學過大理亞語,所以一開始我必須很仔細聽這個語言,就像我拍攝之前的作品時需要細聽俄語和希伯來語。而且還要學習句子裡的音調和重音變化。然後,我幫不會大理亞語的演員們安排了三個月的語言課程,訓練她們能夠像摩洛哥人一樣抓到句子的旋律和節奏。演員們表現得很出色,所以後製時完全不需要重新配音。

 

 IMG_9105.jpg  

片中的歌舞橋段是如何安排的呢?

我去參加派對、婚禮和新生兒慶祝會,實際去考察那些故事中提到的場合;同時我也看關於傳統歌舞的紀錄片,這些經驗讓我深受啟發。我擷取一些阿拉伯文和柏柏爾

文的詩作,開始為那些曲子譜詞,我也因此必須深究那些詩作的用字和象徵,然後我又再次確認這些文化都習慣用隱晦、暗示的方式表達情感。

 

怎麼選中女主角蕾拉班克堤的呢?

不同於我過去的工作模式,我這次撰寫角色時,心理就是想著蕾拉班克堤。我看過她之前的作品,她當時還只是個新人,我就覺得她的表現很亮眼。在劇本尚未定稿前,我就把劇本大綱寄給她。我們後來進行了多次討論,她提供了很多寶貴意見。她說這是她目前投入最深的角色,在開拍前,我們花了整整一個月建立這角色的各項細節。拍攝期間,她也無私地給了我很多支持。我非常欣賞她的才華、胸襟和意志力。她是個優秀的女演員!

 

 IMG_8182.jpg  

創作者介紹

雷公電影 官方部落格

zeus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