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取自(聯合晚報)http://udn.com/NEWS/ENTERTAINMENT/ENT3/6098199.shtml  (文/聞天祥老師)

Poetry (208).JPG 

聯合晚報╱聞天祥
 

所以看過「生命之詩」的人應該都能理解為什麼韓國影后尹靜姬要在暌違影壇十六年後為它復出。它確實有個不可多得的劇本。

女主角美子是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她喜歡打扮,沒有太花枝招展,但優雅的圍巾、小碎花的洋裝、加上淑女帽,似乎想留住些光陰,或者美美地面對生命。無論是到醫院看病,或是去別人家裡當看護,她都是這樣打扮,絕不像個邋遢的歐巴桑。自己家裡沒什麼人,女兒在外縣市工作,剩她照料進入青春期的外孫,而他總是對外婆視若無睹。

某天去醫院的路上,美子像觀賞風景般地目睹一樁看似意外的命案,在醫院則獲知自己罹患老人失智症,她沒告訴任何人,倒是參加了寫詩班,不知是想鍛鍊逐步病變的腦袋,還是把握僅剩的光羽?沒想到的是這些看似沒有關連的事物,卻捲成足以撕裂他世界的惡夢。

早知道編導李滄東不可能便宜了事。「綠洲曳影」的文素利、「密陽」的全度妍,都曾在他的電影裡把巨大的心靈撞擊化為匪夷所思的演技。一個獨力照顧青少年的老太太,在發現自己罹病開始寫詩,相較之下似乎尋常得多,但隨著「寫詩」而必須「仔細觀察」的訓練,她發掘的不僅是自己仍有的潛力或少女時代的夢想,而是原本不察的真相。

「生命之詩」其實探討了男性中心的暴力、青少年道德淪喪的擔慮、以及隔代教養的心力交瘁等等社會議題,而且毫不手軟,尤其當那些犯行的小孩事後一副不以為意、家長們圍在一起共商大計把事情給搓掉的嘴臉,令人熟悉又憤怒。如果抹煞是更大的罪惡,遺忘是邁向死亡的路徑,老太太在片中的所作所為,既像是勉力而為的救贖,更像是一闕動人的安魂詩。她唯一的詩作,聯繫起命案中已經消殞的少女,那副穿越生死的感同身受,最後變成兩個聲音疊吟齊誦,聲音與影像的流暢轉換,宛如河水淘洗的力量,直竄人心,卻又不全說破,耐人尋味。

老實說韓國電影那種語不驚人誓不休的手段,李滄東也懂,片中一場老人做愛戲,就盡得真傳。對於人性變態面的挖掘,他也擅長,但不是虛張聲勢,本片靜懿不明的時刻反而最讓人感到壓迫,這就是導演功力了。李滄東聰明的攝影機運動,甚至可以把路邊的即景變成釣觀眾胃口的懸疑,也在電影一開場就展現得淋漓盡致。尹靜姬的演技自然是沒話說,秀氣柔美下的表演力道,幾近爐火純青。當你以為「韓流」端靠流行偶像支撐的時候,從「非常母親」到「生命之詩」卻亮出完全不同的底蘊,證明他們的實力。

【2011/01/16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創作者介紹

雷公電影 官方部落格

zeus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請問雷公)

    電影結尾美子寫的詩有完整的韓文嗎? (如何尋找呢?)

    謝謝

    ifyouwannebreakthisworldyahoo .com.tw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