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靈暗湧 好評文章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壹週刊88分.jpg

88 《心靈暗湧》的角色層次深刻,凸顯出戲劇化的張力。

心靈暗湧Troubled Water 上映日期:12月4日
導演:艾瑞克波貝
演員:保羅史維瓦漢黑根、曲娜蒂虹、艾倫多莉彼得森
片長╱級別:115分鐘╱輔導級
娛樂性:★★★☆☆
藝術性:★★★★★

一個看似簡單的故事,在編導的巧思下,變得意象多元,心理轉折層次豐富,再加上手提攝影機的逼視和震撼力十足的配樂,組織成這部幾無瑕疵的電影,《心靈暗湧》的所有細節都搭配得天衣無縫,劇本結構之精巧讓人讚嘆,再加上演員超水準演出,難怪是挪威的年度代表作。
故事起源於主角年輕時,因為一時好玩意外導致一名小孩致死,他即使坐完牢,表面上依舊死不認錯,但他的琴聲中又充滿糾結的壓力,暗示他內心的飽受折磨,〈惡水上的大橋〉這首名曲在這部片的重新詮釋下,顯得劇力萬鈞,原來即使不說一句話,音樂也能有此強大力量,這位挪威年輕男演員把這個外表不羈卻內心沉重的角色演得絲絲入扣,簡直是模範演技。
電影的前半段極其精彩,就在我們同情主角的罪惡感,又可憐他苦無出口的抑鬱時,電影竟突然大逆轉,再把整起事件從死亡男童母親的角度重述一遍,同樣的故事轉瞬間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景致,這位母親的懊悔、自責和想報復以及逼對方認錯的強大情緒,差點逼使她犯下同樣的錯。這場罪與罰的角力戰至此積累了巨大能量,將在銀幕上火花四射。
這是個對位精準的劇本,男女主角的各自表述,既互相辯證也呈現出事件的多重面貌,到底這兩人要如何開啟各自的救贖之道,編導始終不肯輕易妥協,硬逼這兩人去衝撞對方,而兩人內心的魔障也在不斷地堆疊鋪陳下,益發不可收拾。巧妙的敘事結構產生的魔力,讓這簡單故事始終張力十足牽動人心,《心靈暗湧》就是這樣一部令人喘不過氣的佳作。

撰文:何瑞珠(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

zeus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原文出處:http://4bluestones.biz/mtblog/2009/11/post-1782.html

心靈暗湧:慈母心中恨    文/藍祖蔚

 

從曲娜.蒂虹的眼神中,你清楚看見了一位女人的愛有多深,恨有多深... 

 

 

我是在2006年的瑞典電影《肥皂(En soap)》中認識了丹麥女星Trine Dyrholm ,台灣翻成曲娜.蒂虹,身材微胖,五官也不算秀異的她,卻有股難以言宣的魅力,在她的笑容,在她的神情......

 

今年在挪威電影《心靈暗湧(DeUsynlige)》中再度見到曲娜.蒂虹,再度被她的魅力吸引,頓時就明白何以美國影星艾歷克.鮑溫(Alec Baldwin )要誇她是史上最佳影星,因為她的魅力早就超越了肉身框架,你看到的是她進入角色靈魂後,肉身與靈魂合而為一的精彩表演。

 

曲娜.蒂虹在《心靈暗湧》中飾演一位內心受傷的母親艾尼絲(Agnes),那天午后,她推著嬰兒車去享受陽光,臨時起意想要買杯熱可可,不料一轉身撞到了人,可可洒了一身,她轉往洗手間稍事清理,正在唸怨著自己真倒楣時,出了門才發現嬰兒車不見了,寶貝也不知下落何方,急了,哭了,瘋了...母子從此天人永隔的意外與震驚,所有悔不當初的怨憎情緒剎那全都浮上心頭,時隔多年後,她說出一句讓局外人聽了也會垂淚的話:「從此,我只要再聞見熱可可的氣味,就會想要吐!」

 

停在她毛衣左胸前的熱可可汁漬,就像是上天處罰一位母親的赭紅刺青,那種失子之痛,早已無其他任何言語可以形容了,她對熱可可過敏的心情,堪稱是《心靈暗湧》最具巧思的精準對白了。

 

不過,曲娜最精彩的演技卻是在仇人見面時的歇斯底裡,她踩在幾近瘋狂的高空鋼索上,心中滿是悲憤之情,一舉一動,看似高度壓抑後的激狂爆發,但是她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她的所做所為其實都有理性與感性基礎,觀眾完全理解,卻也有著說不出的擔憂,就怕她失控,就怕她傷了自己,也傷了無辜的孩子,能夠緊緊揪住觀眾的心與同情,這個演員就是高級的。

 

曲娜喪子之後,另外收養了兩位亞裔女孩,讓自己的母性能有另外補償表現的機會,但是往事傷痕,即使傷口已經結了疤,底部依舊發炎潰爛,只因傷疤悄悄遮住了一切,讓她得能迴避,得能喘息。然而,有一天,她意外在參觀古老教堂的戶外教學時,卻意外瞧見了管風琴手,她呆住了,他不就是涉嫌綁架與謀害了她的孩子的兇手嗎?他不是關在牢房裡嗎?曾幾何時,已經獲得假釋了呢?曾幾何時,有前科的歹徒又到人間活躍了?人生罪惡就這麼容易獲得寬恕與體諒了嗎?

 

艾妮絲的憤怒與不解,其實是受害人家屬常見的受傷情緒,仇恨可以被暫時壓抑,卻未必就代表已經獲得紓解與放鬆,驚見兇手的那一剎那,她才明白自己從來不曾遺忘過喪子之痛,更意外發現綁架殺人之罪是這麼快速就可以獲得了寬恕,那個驚鴻一瞥,讓毫無防備的她有著再度被仇人偷襲得逞的悲憤,因為她始終不清楚當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更因為孩子的遺體從未被尋獲,真相始終不明,兇手服完了法律所訂的刑罰後,就可以逍遙自在了,但是兇手不需要面對受害人的家屬嗎?不需要對那位受創至深的母親說一聲道歉嗎?

 

 

殺人的楊,等待重生,被害的艾妮絲,等待告解,《心靈暗湧》就在雙方各有所思,各有所想的邏輯中交錯運轉,每一回到達艾妮絲行動之際,她就採取了每一位受害人會採取的行動,想要當面讉責兇手,想要對方給個說法,想要揭發兇手真相,想要防範其他羔羊再度受創,她的激情,來自自己承受的冤曲與無辜,她的行動,來自於防衛過當後的激狂,她知道自己踩了紅線,可是,不踩紅線,她期待的真理與正義,又不會自當送上門來,該與不該,做與不做的矛盾,就顯露在她既是驚慌、無措又決志的紅唇緊咬下。

 

 

母親的疏忽,導致孩子的意外,那種罪的煎熬,只有在艾妮絲幾近歇斯底理的神情下,觀眾才明白她肩負的十字架有多沈重,但也就在看見她的眼神時,觀眾更明白了一位好演員的演技跨幅有多鴻深,那種擊碎人心的能量,就是一位演員所能釋放的人生核爆了。

 

 

zeus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出處:http://4bluestones.biz/mtblog/2009/11/post-1781.html

心靈暗湧:昨夜夢魂中    文/藍祖蔚

 

從水而生的故事,也要由水來終結,人生的罪與罰,在表相與內心的矛盾煎熬下,永遠凝聚著觀眾觀切的眼神。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南唐李煜成了亡國君,做了北宋的俘虜後,用詩句寫下了對繁華往日,花月正春風的思念。

 

挪威導演艾瑞克.波貝(Erik Poppe)則在他的《心靈暗湧(DeUsynlige Troubled Water)》中,用綿密的劇情鋪排寫出了「多少恨,昨夜夢魂中」的心頭魅影

 

zeus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  http://blog.yam.com/tzaralin/article/25500171

《心靈暗湧》:關於罪,要如何赦免,接納與原諒?
文:Tzara
 
  「罪衍深重的人,是否真有機會重獲新生」?這是《心靈暗湧》所提出的大哉問,也將是你,是我,是他者,此生遭遇或誤闖大罪惡,小罪惡時,必然面臨的道德困境。
 
 
赦免,接納,原諒,三種態度
 
  以基督教的觀點,看待此一困境,「重要的不是乞求原諒,而是認罪」,因為人一出生就有罪,人在現世所犯下的罪孽,全是神旨意下的安排,刻意給人的考驗。唯有「認罪」,神才會赦免我們,人才有機會獲得真正的恕饒。片中女牧師安娜如是說。
 
  以普世的看法,現代法治教育的思維,犯罪的人在接受應有的懲罰,真心悔過之後,就該給予更生向善的機會,我們應敞開心胸接納他,平等對待,不予歧視。(吳敦義為更生人江欽良如此辯護)
 
  然而,現實生活,我們真能如此高道德地心無罣礙,屏除成見,不預設立場,平等接納浴火重生,改過向善的罪犯嗎?答案顯然是令人質疑,甚至是否定,不可能的。
 
  既然第三者,旁觀者都難以無所疑慮地接納改邪歸正的罪人了,更何況是被害者本身,又如何能若無其事,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般,原諒加害者曾經造成的千刀萬剮,那永難撫平的創傷,揮之不去的陰影,怎能輕易說忘就忘?
 
  從宗教,普世,到被害者,三種看待罪人的態度,對應罪人自身內心煎熬,悔恨與掙扎的世界,交織出《心靈暗湧》的劇情核心與意旨內涵。片中,三種處理態度,各自有其象徵人物,依序為神父、牧師,所代表宗教情懷如何包容罪人;女牧師退去執事袍,成為未婚生子的年輕媽媽,藉以代表普世觀點如何看待罪人,同時,也旁敲出另一種道德缺陷者(教義禁止未婚生子)如何獲得神啟的寬恕;最後,則是當事者,受害孩童的母親阿妮絲與其丈夫,如何痛恨,咒罵,甚至想要給予報復,讓罪人「永遠都不可能回歸正常生活」。





 
  至於片中的罪人,也就是男主角-楊‧湯姆斯(Jan Thomas)。楊是其本名,象徵他有充滿罪惡,手帶血跡的殘缺靈魂,是他的過去,他的年少輕狂;湯姆斯則是其聖名,代表他渴望贖罪,重新來過的新生命。
 
  當阿妮絲與其丈夫始終稱呼他為楊,直接表示被害者永遠無法給予罪人重獲新生的一絲機會;當身為女牧師的單親媽媽,並與湯姆斯墜入情海的安娜,在得知湯姆斯就是八年前轟動小鎮,謀殺孩童的青少年兇手時,他氣急敗壞的質問「楊」,對他的孩子怎麼了?前後反差甚大的直覺反應,諷刺地告訴觀眾,別說一般人,即使身為神職者,回歸常人身分,也無法毫無成見地接納有罪者,改過者。
 
  相比之下,最讓人感動的,無非是神父的態度,他稱呼主角為「楊‧湯姆斯」:既寬恕他的過往,也賜福他的重生。其中,有一場讓人印象深刻的戲:神父對著受害者母親阿妮絲指責其縱容罪犯,神父回答:「如果連教會都不收留他,他還有哪裡可以去?」宗教情懷的偉大與光輝,從這句話獲得彰顯。事實上,正是宗教的力量,幫助原本持無神論,不可知論者的男主角,逐漸敞開心胸,袒露自己心靈深處的秘密,誠然面對自己曾犯下的罪衍,在神聖的教堂音樂裡,埋頭尋找個人的救贖與解脫。
 
 
被害者與加害者角色對調,將心比心
 
  宗教的赦免,普世的接納,與受害者的原諒,編導以寫實深刻的筆觸,帶來震撼人心,引人省思的正反交辮論述。加害者與受害者間的衝突關係,無疑是最難解的糾結迴圈,也是全片的戲劇高潮所在。
 
  結果,編導以強而有力,且富含深意的解決手段,讓因仇恨過深,導致失控失序的母親阿妮絲,先是百般阻撓楊回歸正常生活的努力,後又眼見他與女牧師安娜相戀,成為安娜兒子名義上的父親(也是楊贖罪的另一方式),油然產生忌妒楊竟有幸福(完整)家庭的怨念,新仇舊恨,無限放大,致使阿妮絲歇斯底里,自以為正義,狹走安娜的小孩。此一戲劇化轉折,受害者竟成了加害者,而加害者卻變成受害者,角色處境的對換,楊與阿妮絲在八年前事故現場的正面對決,意外地起了「將心比心」的對話,雙方各自面對各自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總算得以了解對方這些年來的煎熬苦痛。最終的結局,一方得到真正的救贖,一方則真正原諒對方。
 
  有趣的是,當受害者與加害者角色衝突被解除的當下,女牧師卻從神職的大愛,回歸普世的成見觀點,成為片中神來一筆的諷刺對應。
 
 
《大象》相近的非線性敘事
 
  除了高度戲劇衝突與論點深度值得再三咀嚼外,導演Erik Poppe以非線性的剪輯手法,將順述,倒述,插述,補述等影像敘事技巧發揮到淋漓致敬,使形式美學極大化,卻未影響到觀眾閱讀與理解上的難度,反而增加閱讀的樂趣,增添觀眾整理此一事件來龍去脈的參與感,加深對個別角色生命與衝突事件的印象與張力。同時,藉由如此與電影《大象》相近的敘事技法,將不同時空中,同一事件的多元角度,進行相對客觀的多元論述,讓觀眾,可以同時比對加害者、被害者的內心混亂情境,遂完全走入故事中,完全認同角色。其剪輯技巧可謂高明,兼顧美學企圖,導演對於主導電影敘事節奏,掌控觀眾心理,展現過人天份,令人為之讚嘆。若行有餘力,應該要將「奧斯陸三部曲」的前兩部作品找出來看看。
 
  這部《心靈暗湧》,整體風格,既寫實,又詩意;既混亂,又合諧;既唯美,又殘酷。高超的剪輯敘事形式美學之外,攝影鏡頭的構圖,光影的捕捉,意象上的營造,美的讓人心碎,真的讓人窒息。其影像象徵隱喻充滿詩意,也饒富深意,言之有物,寓情於景,可映射出人物角色內心隱而未宣的情緒,也能將文字與文字間難以言說的空白填滿,讓意義更具意義,讓悔恨更為悔恨,讓痛苦更為痛苦。其中,尤以「水」的意象運用最為獨到,值得單獨一提。
 
 
水-犯罪的開始,贖罪的結束
 
  關於「水」,電影《贖罪》也有類似的意象運用。至於《心靈暗湧》,則從充滿暗示性的片名(Troubled Water)便直接透漏這部電影與水之間的關係。
 
  電影開頭乃從被殺孩童視角看河水湍湍的主觀鏡頭開始。孩童於水中溺斃遇害的主觀鏡頭,加害者楊看著被殺孩童隨河水滾去的主觀鏡頭,楊在獄中被其他犯人動私刑,被壓著頭浸水桶的主觀鏡頭,被害孩童母親阿妮絲在游泳池紓壓時所見的主觀鏡頭,這四個不同時空下,不同角色於水中所見的主觀鏡頭,在打破時序後,解構後建構的相互拼貼,撞擊出關於悔恨、陰霾、仇恨、內疚、殘忍等意涵的意義。
 
  詩意影像之外,從片中諸多關於水的對白與場景運用,還可直接解讀出:水,是主角用來犯罪的禍水,也是最末獲得救贖,重獲新生的羊水。水,是受害母親獲得心靈解脫的靜地,也是教堂裡洗淨罪惡的聖水。水在是希望,也是絕望,是生命,也是信仰,讓人窒息,也讓人平靜。
 
 
令人窒息,令人心碎
 
  最後,關於本片所有角色無懈可擊的演技,在看完本片之後,由不得想給予最高的敬意與掌聲。尤其是面對內心世界如此灰瑟,如此誨暗,個人歷史如此罪惡深重的角色,第一次演戲的男主角竟然能把內在的煎熬,與外在的滄桑演的那麼到位,表現出那麼深沉,那麼有歷史感,又那麼神秘的角色生命。完全無須依靠口白,光是眼神,就將故事與歷史全部訴盡。
 
  母親的角色,遊走於理性與非理性間,也是演得權威感十足。她與楊的對手戲,情緒之飽滿,衝突張力之大,戲劇說服力之高,讓觀眾的位置不只是螢光幕前的旁觀者,而是走進故事之中,處在事發現場。
 
  《心靈暗湧》是一部很容易就讓人就走進去,卻很難讓人忘懷,後勁十足的電影。當我走進故事裡,以那麼近的距離,那麼痛的感覺,眼看受害者與加害者雙方面對如此巨大的陰影,靈魂承受著難以想像的痛苦包袱,那積鬱已久的情緒,在最後楊的認罪告白,隨後阿妮絲觸摸楊臉頰給予真正的原諒時,我不禁眼淚潰堤,久久無法釋懷。
 
  雖然我也是個無神論者,但我也是個曾經犯過錯的有罪之人。宗教上所謂「人,一出生,就有原罪」,有罪的你跟我,觀賞這部《心靈暗湧》,怎能不心碎,怎能不哭泣?

zeus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